WCLC锵锵三人行│吴一龙教授、Ross Camidge教授、毛力教授深入解读2018世界肺癌大会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18/9/29 12:32:06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每年的世界肺癌大会(WCLC)召开期间,《肿瘤瞭望》都会邀请国内和国际的学术大咖共同解读会议亮点,今年也不例外。下面让我们来聆听吴一龙教授、Ross Camidge教授和毛力教授对2018 WCLC会议的深入讨论。

  编者按:每年的世界肺癌大会(WCLC)召开期间,《肿瘤瞭望》都会邀请国内和国际的学术大咖共同解读会议亮点,今年也不例外。下面让我们来聆听吴一龙教授、Ross Camidge教授和毛力教授对2018 WCLC会议的深入讨论。
  2018 WCLC之头条新闻
 
  Ross Camidge教授:加拿大多伦多举行的2018 WCLC会议发布了超过8000篇摘要,多个专场并行,还举行了很棒的虚拟会议(virtual meeting)。主席论坛发布的TOP5研究是大会的头条新闻:III期PACIFIC研究更新了生存数据,Durvalumab组的OS较安慰剂显著改善(HR=0.68);NELSON肺癌筛查试验结果更新;IMpower133研究报道了Atezolizumab联合依托泊甙+卡铂用于未经治疗广泛期小细胞肺癌(ES-SCLC)的疗效。
 
  吴一龙教授:我认为,2018 WCLC最重要的是小细胞肺癌(SCLC)和非小细胞肺癌(NSCLC)免疫治疗的研究,以及针对EGFR、ALK和其他靶点的靶向治疗。
 
  毛力教授:中国的医生和科学家们在本次会议上非常活跃,2018 WCLC报道了很多中国学者主导的重要研究,特别是有关中国原研新药的研究。
 
  2018 WCLC之新一代ALK抑制剂
 
  Ross Camidge教授:在克唑替尼之后,大量创新、高效的ALK抑制剂不断涌现,不同ALK抑制剂的疗效不是完全一样的。但ALK抑制剂有一个惊人特点:一种ALK抑制剂在同一临床研究设定中的无进展生存期(PFS)结果具有一致性。例如,克唑替尼耐药后使用色瑞替尼的PFS一直是5~6个月;Alectinib是7~9个月;Ensartinib大约9个月;第三代药物Lorlatinib为11~12个月。
 
  2018 WCLC发布了多项新一代ALK-TKIs用于一线的研究数据,包括2018 WCLC TOP5之一:一线对比Brigatinib和克唑替尼的 III期ALTA-1L临床研究的首次报告(编号PL02.03),该研究得出阳性结果。ALTA-1L与ALEX的研究设计有相似也有不同:ALTA-1L允许经化疗治疗的患者入组,而ALEX不允许;ALEX要求标准化的ALK 免疫组化检测,而ALTA-1L的ALK检测方法多样,与真实世界更加接近,但也为避免假阳性患者入组增加了些困难。
 
  毛力教授:贝达药业刚刚完成Ensartinib用于克唑替尼治疗耐药的中国ALK阳性NSCLC患者的II期注册性研究,正在最后定稿统计报告,预计今年年底申报NDA。Camidge教授提到,ALK抑制剂在同一临床研究设定中PFS结果一致,我们在这项研究中的确看到了这种现象。此外,在一线治疗领域,Ensartinib与克唑替尼头对头的III期eXalt3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eXalt3研究设计也在2018 WCLC作为壁报展示,该研究已经完成患者入组,明年会得出随访结果。
 
  吴一龙教授:新一代ALK抑制剂的研究数据非常有前景,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这些药物会在延长PFS和改善生活质量方面继续给我们带来惊喜,不断改进ALK阳性NSCLC患者的治疗。
 
  Ross Camidge教授:新一代ALK抑制剂能使晚期NSCLC患者获得好几年的PFS,患者长期用药,药物耐受性变得非常重要。Ensartinib的耐受性非常好,其他ALK-TKIs可能导致的毒性,并不一定在Ensartinib治疗中出现,因此该药上市后肯定会有很强的市场竞争力。ALK阳性晚期NSCLC已经能得到良好控制,下一步的研究方向是二次突变而导致的TKI耐药问题,后续是否可采用联合方案?哪些药物是ALK抑制剂的合拍搭档?选择联合方案可以基于药物之间的相互作用,或选择耐受性良好的药物。Ensartinib未来也需要开展这类研究。

  埃克替尼加量治疗L858R突变患者,PFS显著延长
 
  吴一龙教授:埃克替尼是中国首个原研EGFR-TKIs,对EGFR突变晚期NSCLC患者有很好的疗效。目前,中国的大多数临床医生和肿瘤学家都在使用埃克替尼治疗EGFR突变NSCLC患者。
 
  第一代EGFR-TKIs在非小细胞肺癌领域还有很大的应用空间,我们可以对以下几种治疗策略展开研究:将埃克替尼的应用前移,比如埃克替尼用于局部晚期NSCLC的辅助治疗;或埃克替尼联合放疗用于局部晚期NSCLC患者,或埃克替尼诱导治疗后进行放化疗。
 
  毛力教授:吴一龙教授在埃克替尼相关研究中做出巨大贡献,比如BRAIN研究证实埃克替尼可以改善EGFR突变脑转移NSCLC患者的iPFS和PFS,埃克替尼的ORR和DCR优于WBRT±化疗。
 
  我想重点介绍2018 WCLC展示的一项来自北京胸科医院张树才教授的壁报(编号P2.13-30 )。这是一项探索埃克替尼加量治疗EGFR基因21外显子L858R突变晚期NSCLC的II期随机开放INCREASE研究,253例患者被分入3个组:①EGFR 21 L858R突变患者埃克替尼常规剂量(125mg,Tid)治疗组;②EGFR 21 L858R突变患者加大剂量(250mg,Tid)组;③EGFR 19外显子缺失患者常规剂量( 125mg,Tid)组。研究发现,EGFR 21 L858R突变患者加量治疗的PFS与EGFR 19缺失患者相当。
  这是一项很重要的研究,EGFR 21 L858R突变患者靶向治疗的疗效比EGFR 19缺失患者要差一些,如果张树才教授的研究结果得到进一步验证,将对肺癌靶向治疗产生重要贡献。
 
  原研创新,未来可期
 
  Ross Camidge教授:在过去的几年里,我看到中国肿瘤学届的惊人进步,中国的药物研发从模仿走到原研创新,中西方在临床和转化研究领域开展了真正意义的合作,中国的庞大患者人群为医学假设的验证提供了良好条件,我也参与了许多合作项目。中国学者为世界医学做出越来越多的贡献,在世界舞台上正在快速走向成熟。
 
  吴一龙教授:中国的监管环境也在迅速变化,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CFDA)缩短和优化了新药审批程序。贝达药业等国内药企的创新药研发能力显著提高,现在很多跨国药企也积极地在中国开展研究。我认为在未来,中国将有能力研发出第三代和第四代ALK-TKIs以及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希望中国的药物研发领域能够继续保持快速发展。
 
  毛力教授:我在美国呆了27年,近期才回到中国,我欣喜地看到中国的临床医师、转化医学和基础医学科学家不断走向成熟,中国的制药公司在新药研发方面投入巨大。我非常希望中国能为世界医学作出巨大贡献,也期待自己参与其中。吴一龙教授是中国肺癌领域的领军人物,他开展的多项新药临床研究获得了国际肺癌界的认可,我现在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参加CSCO年会时的兴奋心情。在美国,在中国,在全世界,我们所有医生和研究者都在为了“Take Action Against Lung Cancer”的目标砥砺前行。
 
  专家简介
  Ross Camidge 教授
 
  美国科罗拉多大学胸肺内科学系主任
 
  美国胸部肿瘤医学研究协会(ATOMIC)医学主任
 
  美国国家癌症综合网络(NCCN)肺癌委员会成员
 
  全球知名的肺癌专家,研究领域专注于肺癌的研究和治疗。他曾担任多个国际性临床试验的PI。至今,他在同行评审期刊上发表了150多篇文章和评论。
  吴一龙教授
 
  广东省人民医院(GGH)终身主任
 
  广东省肺癌研究所(GLCI)名誉所长
 
  广东省肺癌转化医学重点实验室主任
 
  吴阶平基金会肿瘤医学部会长
 
  中国医师协会精准医学专委会副主任委员
 
  广东省临床试验协会(GACT)会长
 
  中国胸部肿瘤协作组(CTONG)主席
 
  毛力教授
 
  贝达药业资深副总裁兼首席医学官
 
  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安德森癌症中心终身教授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长江学者讲座教授
 
  国家“千人计划”专家

版面编辑:赵丽丽  责任编辑:张彩琴

本内容仅供医学专业人士参考


WCLC锵锵三人行│吴一龙教授│Ross Camidge教授│毛力教授深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