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腺癌领域近期重要研究进展---徐兵河教授采访

作者:  徐兵河   日期:2014/5/19 17:45:22  浏览量:11208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肿瘤瞭望》:作为第八届中国老年肿瘤学大会老年乳腺癌论坛的主席,请您介绍一下本次论坛有哪些亮点?

   徐兵河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内科

  《肿瘤瞭望》:作为第八届中国老年肿瘤学大会老年乳腺癌论坛的主席,请您介绍一下本次论坛有哪些亮点?

  徐兵河教授:本次会议乳腺癌论坛的第一个亮点是介绍了近一年来乳腺癌的最新进展,包括预防、治疗等方面,其中治疗方面又特别介绍了新辅助治疗、辅助治疗和转移乳腺癌的治疗等的进展。

  第二个亮点则是对治疗的相关热点进行了讨论、专家们分享了各自治疗老年乳腺癌的宝贵经验。

  《肿瘤瞭望》:请您分享一下近期乳腺癌领域的热点话题,此外,您最关注哪些学术进展?

  徐兵河教授:最近的热点话题有以下几个方面:

  在乳腺癌的预防方面:过去乳腺癌预防常用他莫昔芬。最近有两项重要的临床试验,一项是关于芳香化酶抑制剂依西美坦,研究显示与安慰剂相比,它能显著降低乳腺癌发生率;另一项则显示,阿拉曲唑与安慰剂对比,能降低乳腺癌高危患者的乳腺癌发生率。这两项临床试验的结果促进了ASCO乳腺癌预防指南的更新。

  在治疗进展方面,最重要的就是新辅助靶向治疗的进展。靶向治疗药物包括曲妥珠单抗、拉帕替尼、帕妥珠单抗等,研究显示乳腺癌新辅助靶向治疗能显著提高患者的病例完全缓解率(PCR),还有研究显示,联合两种靶向治疗药物较单用的疗效更好。

  治疗的另外一个重要进展在乳腺癌的术后辅助治疗方面,与他莫昔芬有关。他莫昔芬是一种老药,过去常用的标准治疗时间是5年。最近两个国际多中心临床研究,aTTom研究和ATLAS研究结果均显示,他莫昔芬辅助治疗10年的效果优于治疗5年。这提示我们对于部分患者,特别是具有高复发风险的患者,可以用他莫昔芬治疗10年。

  晚期乳腺癌方面也取得了一些重要进展,首先是依维莫司的应用。依维莫司是mTOR抑制剂,BOLERO-2临床试验结果显示,对HER2阴性、受体阳性的晚期乳腺癌患者,依维莫司联合内分泌药物依西美坦的疗效优于单用依西美坦;BOLERO-3试验结果则表明,对于HER2阳性的患者,依维莫司与曲妥珠单抗和长春瑞滨联合,疗效优于曲妥珠单抗联合长春瑞滨。

  晚期乳腺癌的另外一个重要进展是T-DM1。过去对于曲妥珠单抗治疗失败的患者的标准治疗是拉帕替尼联合卡培他滨,但研究显示,T-DM1的效果优于拉帕替尼联合卡培他滨。基于这一研究结果,美国FDA去年批准T-DM1上市用于HER2阳性乳腺癌的二线治疗。

  晚期乳腺癌的最后一个重要进展就是CDK-4/6抑制剂palbociclib,其联合来曲唑治疗绝经后受体阳性晚期乳腺癌患者的疗效优于单用来曲唑。这项研究的最终结果在刚刚结束的美国癌症研究协会(AACR)年会上报道,显示联合治疗方案能使患者的肿瘤无进展生存期延长10个月。

  《肿瘤瞭望》:新辅助治疗较辅助治疗有何优势?

  徐兵河教授:新辅助治疗是一个很好的研究模型,可以用来观察药物是否有效,比较不同药物或不同治疗方案的肿瘤PCR率;此外对于一些肿瘤尺寸很大、不能手术或直接手术效果不佳的患者,可通过新辅助治疗缩小肿瘤,使其获得手术机会或提高治疗效果;还有一些需要保乳的患者,也可以通过新辅助治疗缩小肿瘤尺寸,切除肿块,达到保留乳房的目的。

  《肿瘤瞭望》:乳腺癌不同分子分型之间存在不同的生物学行为,在脑转移的发生率和特点上有没有差异?

  徐兵河教授:不同分子类型的乳腺癌的脑转移特点是有区别的。乳腺癌可以分成以下几种基本的分子亚型:Luminal A型,为ER阳性HER2阴性、Ki-67比例不高;Luminal B型;三阴性型,即ER、PgR、HER2阴性;和HER2过表达型,即ER、PgR阴性,HER2阳性。后两种亚型的脑转移率较前两种亚型更高。

  《肿瘤瞭望》:乳腺癌脑转移和其他肿瘤脑转移相比有什么特点?对脑转移局部治疗的选择有什么样的影响??

  徐兵河教授:脑是一个重要的器官,各种恶性肿瘤都有可能转移到脑。发生脑转移后,治疗十分困难,但治疗原则基本相同。由于血脑屏障的存在,很多药物不能进入脑内发挥作用,所以治疗手段有限。因此对于脑转移一般进行放射治疗,这也是最常用的方法。其次可选用一些小分子药物,如对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可选择小分子的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如拉帕替尼,它可以通过血脑屏障,对这类患者有治疗作用。也有人认为脑转移通过治疗后血脑屏障被破坏,这时一些大分子药物也能进入脑内,发挥抗肿瘤作用。这需要临床医师根据具体情况判断使用哪种药物。

  《肿瘤瞭望》:您的科室团队在2014年临床科研文化建设、人才培养、公益活动以及配合医院整体发展与改革方面有哪些计划?

  徐兵河教授:我们是肿瘤内科,分为乳腺癌、肺癌、胃肠道肿瘤以及淋巴瘤四个主要的专业组,其他还有皮肤软组织肿瘤、内分泌肿瘤等。

  在专业方面,除常规医疗活动外,我们还特别强调学术,这也和我们是医学科学院,是研究单位分不开的,我们有浓厚的学术氛围。

  其次我们非常注重人才的培养。一方面鼓励大家积极开展结合临床的科学研究,比如,积极申请各种国家级、省部级科研课题;另一方面,开展各种临床研究,并参加国际性和国内的多中心临床研究。目前,由我科牵头的国内、国际多中心临床研究越来越多。

  我们不但鼓励大家走出去,参加国际会议,开拓视野,同时也将国际专家“请进来”,邀请他们到我院进行学术交流。

  我们还通过举办各种学术会议,扩大我科在国内外的学术影响力。例如每年一次的老年肿瘤学学会年会、肿瘤内科大会、肺癌高峰论坛、乳腺癌个体化治疗大会等都由我科主办。同时,我们也不忘主办和参加各种社会公益活动,如患者教育、科普宣传、义诊等,这些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社会效益。

  最后,我科也鼓励中青年专家和优秀人才多写、多发表有影响力的文章,近年来我们在国际权威杂志发表的高水平文章越来越多,获得的科研成就也越来越多。

  总之,半个世纪以来,我科从无到有、由小到大,经过几代人的辛勤耕耘,产生了一批享誉国内外的知名专家。一直保持着我国技术力量的领先地位,其医疗、教学、科研的整体实力始终代表着我国肿瘤内科的最高水平和发展方向,我国肿瘤内科治疗的常规和标准流程以及很多新技术、新疗法都是从这里开始的。

  《肿瘤瞭望》:您长期致力于乳腺癌的综合治疗,抗肿瘤的新药试验和临床研究等,请问您在这个过程中有哪些辛苦和收获,有哪些难忘的经历?

  徐兵河教授:临床研究对临床医生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临床医生平时要处理大量的临床工作、还要承担教学和科研任务,以我本人为例,每周有2~3次门诊、院内查房、院外查房、教学、科室管理、各种会议等,工作非常繁忙。因此临床医生从事科学研究经常需要占用自己的业余时间。我个人的体会是,要将科研做好,首先要对研究感兴趣,不做研究就不能进步。虽然辛苦但是苦中有乐。当我们的研究转换成了临床成果,解决了患者的问题,发表了文章,我们心中还是非常的高兴。

 

版面编辑:吉晓蓉  责任编辑:吉晓蓉


乳腺癌预防辅助治疗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