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肿瘤瞭望>资讯>正文

锵锵三人行:江泽飞教授、Pagani教授和Toi教授巅峰对话:St Gallen乳腺癌辅助治疗理念新变化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19/4/8 16:39:57  浏览量:3604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2019年第16届St Gallen国际乳腺癌年会(St BCC2019)于当地时间3月20-22日在奥地利维也纳召开,

编者按:2019年第16届St Gallen国际乳腺癌年会(St BCC2019)于当地时间3月20-22日在奥地利维也纳召开,早期乳腺癌患者的辅助和新辅助治疗是大会的重头戏。《肿瘤瞭望》邀请了江泽飞教授与SOFT试验主要研究者(PI)Olivia Pagani教授和CREATE-X试验PI Masazaku Toi教授展开了一场高峰对话,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王嘉医生和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樊英教授担任翻译。

 
问. 自从上一届St Gallen会议,乳腺癌辅助治疗领域发生了哪些变化?
 
答.
 
Pagani教授:2017年St Gallen会议强调的是加减法,今年大会更加关注如何量化治疗获益,如何找到真正能从辅助治疗中获益的患者,然后再进行加减法。
 
Toi教授:乳腺癌的辅助治疗在这两年取得了飞速的发展,升降阶梯是热议的话题,总体上变化不大,基于分子亚型的辅助治疗研究越来越精细化。
 
问. 辅助内分泌治疗重磅研究TEXT&SOFT近两年有哪些新发现?
 
答.
 
Pagani教授:自从2017年St Gallen会议以来,TEXT&SOFT研究又发布了几项重要结果。2017年底 8年随访数据更新,结果发现联合OFS能为整体患者人群带来全线获益,高危复发风险患者的获益更多。我们将在JCO发表无远处复发生存获益的数据,无远处复发生存获益比无病生存获益临床意义更大,因为该数据更直接地反应患者的复发转移情况。
 
问. CREATE-X对临床实践带来哪些影响?
 
答.
 
Toi教授:CREATE-X的临床设计排除了HER2阳性患者,根据新辅助治疗(蒽环/紫杉)是否达到病理完全缓解(pCR)将其分为两组:达到pCR的患者术后继续观察,而存在浸润性残留病灶的患者则接受术后八个周期卡培他滨强化治疗,结果发现卡培他滨辅助化疗后,高危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5年无病生存(DFS)与总生存(OS)显著改善。CREATE-X研究是为了解决临床实际问题,我们也达到了这个目标,强化辅助治疗对术后未达到pCR的乳腺癌患者(尤其是保乳治疗者)而言,的确能够改善她们的远期生存。
 
谈及CREATE-X设计的背景,我们需要回溯至20年前,由于乳腺癌筛查技术的相对落后,临床发现的较晚期患者比较多,这些患者新辅助治疗后若未达到pCR,预后则不是很好,复发可能性较高,我们一直致力于探索降低复发风险的方法。其二,我在基础医学方面的研究与卡培他滨相关,我发现在新辅用药前, 胸苷磷酸化酶(TP)在化疗敏感或不敏感患者中的表达量是不同的,不敏感患者中的表达量显著更高,而卡培他滨可以很好地抑制这种酶。其三,手术切除肿瘤后,我们就较难确认肿瘤对药物的敏感性,新辅助治疗这条道路还是应该继续走下去。
 
江泽飞教授:在过去两年间,CREATE-X和KATHERINE研究给乳腺癌领域带来重大改变,更重要的是它们带来的临床思维的创新。此前的早期乳腺癌治疗思路是先手术,术后根据乳腺癌分子分型选择方案来预防复发转移,术后临床实践的选择或研究主要围绕不同辅助方案的获益评估和优化。而在CREATE-X研究中,新辅助治疗提供了一个药敏平台,患者先行蒽环类+紫杉醇化疗,根据缓解情况决定术后的治疗,也就是说新辅助阶段对化疗敏感的患者只开刀就可以了,对化疗不太敏感的患者,术后给以卡培他滨强化治疗能够改善预后。中国的CSCO乳腺癌指南中也已经采纳了这一数据。在HER2阳性患者中开展的KATHERINE研究也是类似的思路。
 
CREATE-X运用巧妙的研究设计,基于新辅助治疗效果而制定辅助方案,在术前快速鉴别系统治疗有效还是无效,使无效的患者及早在术后甚至术前转变到新的方案。我们医生的终极目标是让患者获得更优的生存,秉承着这样的理念,在争取治愈的早期乳腺癌阶段,我们应尽快找到最合理的方案,让患者尽可能处在有效的治疗手段中!
 
问. 年轻早期乳腺癌患者:卵巢功能抑制 or 卵巢保护?
 
答.
 
江泽飞教授:本次St Gallen大会重视以人为本的治疗,提到了患者的权利,也就是每位女性都有自己选择优化治疗的机会和权利,包括手术和卵巢保护等问题。对于年轻女性,乳腺癌治疗的目标不仅是让她活下来,同时也要关注她能活的更好。年轻女性有更多的保乳意向,还面临到生育的选择,我们应该用合理的手术去除病灶,最大程度地保留患者的身体功能和肢体完整,同时给予一定的卵巢保护。我个人觉得卵巢保护治疗不仅仅是对生育功能的保护,有些女性不一定有生育打算,卵巢保护更是对女性生理功能和心理健康的保护。对于年轻高危患者,如何通过OFS从而达到卵巢保护目的很重要
 
问. 在卵巢抑制药物方面,日本和中国的患者可选择的LHRHa剂型有很大差别。中国有戈舍瑞林1个月剂型和亮丙瑞林3个月剂型,而日本经常用亮丙瑞林(抑那通?)3个月剂型甚至6个月剂型,这种长效剂型相比1个月剂型有什么样的优点?
 
Toi教授:日本也有1个月LHRHa剂型,但临床使用更多的是3个月剂型甚至6个月剂型,长效剂型的优势主要有两点:在疗效相当的情况下,大幅降低了患者往返医院的频率,减少旅途劳顿;其二是大幅减少了资源的投入,患者的经济负担下降,毕竟3个月或6个月剂型还是比相同治疗方案的1月剂型总价更便宜。
 
亮丙瑞林(抑那通?)11.25mg 3月剂型
注:抑那通6个月剂型尚未在中国获批上市
 
问. 请谈谈St Gallen共识在瑞士和日本的影响,共识的实施面临哪些问题?
 
答.
 
Pagani教授:我来自瑞士,瑞士是富裕的国家,St Gallen早期乳腺癌国际专家共识推荐的所有方案都是可及的,我们可以很好地按照共识推荐治疗患者。而在资源匮乏的国家,临床上就更需要权衡治疗获益、治疗毒性和患者的经济负担,选择效价比更好的方案。
 
Toi教授:在日本,临床医生对St Gallen会议报道的内容以及St Gallen共识非常重视,无论是经济上和国家政策上都有利于St Gallen共识的推广和应用。然而共识基于的研究主要来自欧美国家,而且欧美和亚洲患者的乳房有一些差别,手术方式不能照搬欧美的理念,我们需要更多基于亚洲人群的研究。相比其他乳腺癌会议,St Gallen会议的一个特点就是它的理念还是很超前的。
 
审批号:CN/OENA/1903/0104
材料到期日:2020年10月01日

版面编辑:洪江林  责任编辑:彭伟彬


乳腺癌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