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LC2016]吴一龙、Tony Mok解析第8版TNM分期、BRAIN研究和AURA3研究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16/12/12 10:17:01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第17届世界肺癌大会(WCLC 2016)昨日在维也纳落下帷幕。我们有幸采访了CSCO理事长、广东省人民医院吴一龙教授和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临床肿瘤学系莫树锦(Tony Mok)教授,两位专家详细解读了WCLC备受关注的第8版TNM分期、具有重要临床意义的Ⅲ期BRAIN和AURA3研究结果。

 编者按:
 
  第17届世界肺癌大会(WCLC 2016)昨日在维也纳落下帷幕。我们有幸采访了CSCO理事长、广东省人民医院吴一龙教授和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临床肿瘤学系莫树锦(Tony Mok)教授,两位专家详细解读了WCLC备受关注的第8版TNM分期、具有重要临床意义的Ⅲ期BRAIN和AURA3研究结果。
 
  《肿瘤瞭望》:此次WCLC发布了新的肿瘤TNM分期,将于明年正式应用,新TNM分期会对临床实践有哪些改变?
 
  吴一龙教授:本版分期中以T分期变化最为明显,T分期将1cm作为cut-off值对肿瘤进行分层。这种更加精细繁琐的T分期对肿瘤大小的测量提出新要求。
 
  莫树锦教授:N分期依据淋巴结转移数目将N1、N2细分,新分期考虑到Skip N2跳跃性转移这一问题(N2淋巴结转移但N1淋巴结为阴性的情况称为跳跃性N2)。我相信,这种N2肿瘤和跳跃性N2肿瘤的区分对临床的影响不会很大。
 
  吴一龙教授:细分的N分期没有被第8版TNM分期采纳,因为临床分期很难做到,只有手术后才能分得这么细,因此只是作为未来探索的方向,N分期还是沿用原来的模式。
 
  莫树锦教授:对于发生胸膜侵犯(pleural invasion)患者,新版TNM分期要求鉴别是否存在elastic layer invasion的情况。
 
  吴一龙教授:莫教授刚才提到的,新版TNM分期要求用特殊染色把胸膜侵犯情况标出来,这种方法在临床中也很难实现。
 
  莫树锦教授:的确很难!
 
  《肿瘤瞭望》:吴一龙教授在WCLC大会中报告了BRAIN研究,中国原创药物埃克替尼在EGFR突变脑转移患者中对比WBRT的结果为阳性。BRAIN研究对未来肺癌脑转移治疗会有哪些影响?
 
  莫树锦教授: BRAIN是我的老朋友吴一龙教授主导的一项很好的研究。这项前瞻性临床研究对比EGFR-TKIs与WBRT+化疗治疗EGFR突变脑转移患者的作用,在此之前没有这种研究。BRAIN研究获得显著的阳性结果,对比全脑放疗+化疗组,埃克替尼显著提高了颅内疾病无进展生存时间(iPFS)和颅外疾病无进展生存时间(PFS),获得更优的客观缓解率(ORR)及疾病控制率(DCR)。对于EGFR突变NSCLC脑转移患者的一线标准治疗,BRAIN研究提供了一个重要治疗选择。
 
  吴一龙教授:对比两种不同治疗手段的研究在国际上是很少的,因为全脑放疗是NCCN指南推荐的标准治疗手段,所以BRAIN 研究才设计了这种对比,TKI药物治疗EGFR突变患者脑转移最终赢了全脑放疗。值得注意的是,过去很多研究发现第一代EGFR-TKIs进入脑脊液的药物浓度很低,但是我们在临床中观察到,第一代EGFR-TKIs治疗脑转移是有作用的。因此,EGFR-TKIs效果是否与脑脊液药物浓度成正比?这是一个有挑战性的难题。
 
  莫树锦教授:这个问题很重要。但是我还有一个疑问,在BRAIN 研究中,埃克替尼组的颅内ORR为67.1%,其中有多少患者有可测量的脑转移灶(measurable disease)?是每一位患者都有可测量病灶,还是部分患者有脑转移但是病灶不可测量?
 
  吴一龙教授:在BRAIN研究中,脑内病灶≥3个的患者才能入组,3个脑内病灶中至少一个是可测量的。
 
  莫树锦教授:也就是说,每一位患者都有measurable脑内病灶,这是很重要的。既往的TKI治疗脑转移研究都没有这么多有可测量病灶的患者,只区分患者有脑转移和无脑转移,有脑转移的患者可入组。BRAIN研究要求患者必须有可测量脑内病灶,这是很特别的设计。
 
  吴一龙教授:既然我们开展了一项临床试验,就必须对药物有一个明晰的评价。BRAIN研究发现埃克替尼对有可测量脑转移灶的患者疗效很好,这就能证明,没有可测量脑转移灶的患者也可以从中获益。
 
  《肿瘤瞭望》:在WCLC会议的主席研讨会上,莫树锦教授和吴一龙教授作为PI的AURA3临床研究结果发布,在AURA3研究中,第三代TKI药物治疗脑转移的疗效如何?
 
  莫树锦教授:在AURA3研究中,EGFR-TKIs治疗进展后的EGFR T790M突变患者随机2:1分组,接受奥希替尼(Osimertinib, AZD9291)或培美曲塞铂类化疗。研究发现,奥希替尼的中位PFS是10.1个月,而传统化疗是4.4个月左右,HR=0.3,P<0.001。奥希替尼的ORR亦显著优于化疗,分别为71% vs. 31%。AURA3获得显著的阳性结果。那么,脑转移患者的治疗效果怎么样?AURA3要求入组的脑转移患者必须无临床症状(asymptomatic),服用的激素不能太多,AURA3的患者36%有脑转移。脑转移亚组的PFS和无脑转移患者的PFS是一样的,证明奥希替尼对脑转移患者有效。脑转移亚组的部分患者有可测量脑内病灶,因为时间不够,我们目前还没有发表iPFS数据。
 
  吴一龙教授:动物实验和临床研究数据都证明,奥希替尼通过血脑屏障的能力很强,脑脊液中的药物浓度很高。我们目前需要考虑的问题是,奥希替尼治疗没有EGFR T790M突变患者的疗效怎么样。
 
  莫树锦教授:WCLC会议还发布了II期AURA extension和AURA2 研究结果,奥希替尼治疗50位EGFR T790M突变NSCLC患者的有效率是54%。奥希替尼对EGFR 19和21外显子突变患者是有用的,理论上奥希替尼治疗非EGFR T790M突变患者也会有疗效。
 
  《肿瘤瞭望》:您对本次WCLC会议有何深刻印象?
 
  莫树锦教授:维也纳WCLC会议报道的四项重磅研究中,一项是吴一龙教授在中国开展的BRAIN研究,另一项AURA3研究也纳入很多中国和东南亚的患者。我们东亚、东南亚地区对世界肺癌研究贡献很大。在中国的肺癌临床研究领域,吴一龙教授作为CSCO理事长可谓领导有方。
 
  吴一龙教授:今年的WCLC会议有一个特点,很多重磅研究的结果在WCLC会议是首次发布,这证明WCLC会议在学术界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衡量一个会议的重要性,除了要看教育方面的内容,也要看会议发布的研究成果。WCLC会议目前的成绩是前任主席、现任主席和后任主席共同努力的结果。

 

版面编辑:赵丽丽  责任编辑:张彩琴

本内容仅供医学专业人士参考


WCLC2016吴一龙Tony MokBRAIN研究AURA3研究

分享到: 更多

相关幻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