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肿瘤瞭望>百家>访谈>正文

[全国血液学年会]马军教授:肿瘤免疫治疗的应用与展望

作者:  马军   日期:2016/12/7 14:18:24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编者按:2016年中华医学会第十四次全国血液学学术会议10月27日在苏州国际博览中心拉开帷幕,来自全国各地的3000多名血液学专家及同道共聚苏州,以探讨血液疾病诊疗的新进展及新理念。会上,本刊特邀哈尔滨血液病肿瘤研究所马军教授介绍肿瘤免疫治疗在血液肿瘤中的应用及未来展望。

哈尔滨血液病肿瘤研究所马军教授访谈

 

  肿瘤免疫治疗分类及应用

 

  肿瘤免疫抑制治疗非常广泛,2016年ASCO将其大体分为两类:一类是针对免疫检查点PD-1、PD-L1等的抑制剂,另一类是嵌合抗原受体CAR-T细胞免疫治疗。这两类免疫治疗从2012~2013年左右发现到目前进展非常迅速,仅3年时间已应用发展到各个肿瘤领域,其中也包括血液肿瘤。

 

  举例说来,CAR-T细胞免疫治疗作为一项革命性的创新治疗方案,使得许多复发难治B-细胞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和非霍奇金淋巴瘤及多发性骨髓瘤的患者获得长期的无病生存,3年无病生存率可达68%~88%,并且完全缓解(CR)率最高可以达到90%。该项利用患者自身免疫细胞攻击肿瘤细胞的疗法临床上取得了非常显著的疗效,据此该项技术的发明人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几位教授获得2016年医学诺贝尔奖提名。

 

  另外,针对免疫检查点阻断的治疗方法,其免疫治疗的原理即受体结合后激活人体 T细胞来清除肿瘤细胞。由于受体与PD-1、PD-L1的结合率非常高,已证实其在肺癌、黑色素瘤、肝癌、消化道肿瘤、膀胱癌及血液肿瘤中疗效非常显著,我们治疗了5例濒临死亡的复发难治的霍奇金淋巴瘤的患者,均获得了CR。

 

  从2015年~2016年的研究数据可以看出,肿瘤治疗中进展最快的就是免疫治疗。除此之外,人体内还有其他的免疫细胞,还有NK细胞,树突状DC细胞等,这些细胞可能都代表将来的免疫治疗的进展方向。

  免疫治疗在老年肿瘤患者中的应用

 

  从目前看来,在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中,由于老年患者自身对于治疗的疗效欠佳,因此其免疫治疗临床试验仍然倾向于选择年轻且异基因造血干细胞治疗复发的患者。然而,在复发难治性霍奇金淋巴瘤中,PD-1、PD-L1抑制剂的临床试验中老年患者和年轻患者同样可以获得长期生存。美国一项研究应用PD-1、PD-L1抑制剂治疗一例94岁的复发难治性霍奇金淋巴瘤患者仍获得了CR,且在至今的两年随访中仍然无疾病进展。

 

  总之,对于CAR-T的副作用,由于老年人耐受差,治疗人群需要选择年轻及一般状况较好的患者。然而PD-1、PD-L1抑制剂的治疗人群的选择上不受年龄的限制,儿童、成人及老年患者的疗效相似。

 

  肠道菌群可能影响免疫治疗的疗效

 

  在问及肠道菌群在免疫治疗中的作用时,马军教授表示,肠道菌群可能会影响免疫治疗的疗效。众所周知,人体内的正常肠道菌群可影响人体的免疫状态,但是截止目前其机制仍不明确,诸如大肠杆菌、酵母菌、霉菌以及某些病毒的繁殖是否能影响免疫治疗效果仍然未知。但目前的推论是有可能会有影响,由于菌群对机体免疫的刺激,造成淋巴细胞的增生,T细胞的免疫攻击而影响免疫治疗的疗效。我们期待更多循证医学的证据再来探讨这个问题。

 

  未来的肿瘤免疫治疗的地位

 

  随着肿瘤免疫治疗成为近年来的热点话题,有关其能否取代传统的肿瘤化疗方案的讨论仍在继续。目前为止肿瘤免疫抑制治疗仅针对仅有的部分患者有疗效,PD-1、PD-L1抑制剂对于霍奇金淋巴瘤以及其他淋巴瘤可能有较高的疗效,然而对于白血病患者并没有获得突破性进展。虽然目前临床上正尝试在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和惰性淋巴瘤患者中将传统化疗取消,而采用细胞免疫或者单抗和双抗的免疫治疗,但是毕竟当前这种尝试仍在少数。马军教授认为从目前来看,传统化疗的地位仍然无可取代,但是未来化疗及放疗方案逐渐被毒性小的免疫治疗、靶向治疗、单克隆抗体、双单抗治疗以及基因治疗和肿瘤疫苗所取代,这也是医学发展的必然趋势。

 

  最后,马军教授表示,本届血液学年会很欣慰地看到了很多年轻学者们的精彩工作及成果报告,他期待着和年轻的学者们共同努力,将我国的血液学研究不断提高。

 

版面编辑:张楠  责任编辑:付丽云

本内容仅供医学专业人士参考


肿瘤免疫治疗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