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肿瘤瞭望>资讯>正文

7个化疗试验汇总分析告诉你:不谈免疫靶向治疗,MSI/dMMR、BRAF V600E突变的预后怎么样?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19/7/19 10:45:48  浏览量:1025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导读:微卫星不稳定/错配修复缺陷(MSI/dMMR)的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预后较差,而且MSI/dMMR和BRAF V600E的频繁共存使这种关联变得复杂。近日,ESMO《肿瘤学年鉴》(Ann Oncol.)在线发表的一项研究,汇总分析了7项结肠癌辅助化疗试验,探究了MMR、BRAF V600E状态与结肠癌复发生存的关系。

既往研究表明,微卫星不稳定/错配修复缺陷(MSI/dMMR)的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预后较差,而且MSI/dMMR和BRAF V600E的频繁共存使这种关联变得复杂。近年来,众多临床研究探索了MSI/dMMR和BRAF V600E 在mCRC患者的免疫治疗和靶向治疗的价值,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考虑到治疗方法正在迅速改变,需要对这些分子亚群的预后有更清晰的了解。
 
该研究汇总分析了7项辅助化疗试验中的Ⅲ期结肠癌术后患者的疾病复发、MMR和BRAF V600E状态(临床试验:NCT00079274,NCT00265811,NCT00004931,NCT00004931,NCT00026273,NCT00096278,NCT00112918)。
 
主要终点是复发后生存(SAR)。采用Cox比例风险模型分析标志物物与SAR的关系,并对年龄、性别、表现状态、T期、N期、原发肿瘤位置、分级、KRAS状态和复发时间进行调整。
 
在2630名癌症复发患者中(1491名男性,56.7%),平均年龄为58.5岁(19-85岁)。多变量分析显示,MSI/dMMR肿瘤患者相较于微卫星稳定/错配修复完整(MSS/pMMR)患者的SAR更长(调整后的危险比aHR,0.82;95%置信区间,0.69-0.98;p=0.029)。在仅使用标准奥沙利铂辅助化疗方案的患者中同样存在类似结果(aHR,0.76;95%CI,0.58-1.00;P=0.048)。
 
分析无BRAF V600E突变的MSI/dMMR与无BRAF V600E突变的MSS/pMMR亚组(aHR,0.84;p=0.10)或存在BRAF V600E突变的亚组(aHR,0.88;p=0.43),观察到相同的SAR趋势,但没有达到统计学意义。
 
此外,携带BRAF V600E突变的患者,其SAR明显短于无此突变的患者(aHR,2.06;95%可信区间,1.73-2.46;p<.0001),以及MSI/dMMR的患者(aHR,2.65;95%可信区间,1.67-4.21;p<.0001)。
 
与较短SAR相关的其他因素包括:年龄较大、男性、t4/N2、近端原发性肿瘤位置、低分化腺癌和早期复发。
 
 
 
该汇总数据表明,在肿瘤免疫治疗时代之前,从辅助化疗后复发的Ⅲ期结肠癌患者大型队列中可以观察到,MSI/dMMR(相较于MSS/pMMR)状态与较长的生存期相关。此外,MSI/dMMR和MSS/pMMR患者若存在BRAF V600E突变,其预后都比较差。由于MSI和BRAF状态都会影响复发性结肠癌患者的结果,因此这些因素可应用于将来针对MSI或BRAF突变mCRC的临床试验中对患者进行分层分析。
 
原文链接
Taieb J,Shi Q,Pederson L,et al.Prognosis of microsatellite instability and/or mismatch repair deficiency stage III colon cancer patients after disease recurrence following adjuvant treatment: results of an accent pooled analysis of 7 studies.Ann Oncol 2019;:.DOI:10.1093/annonc/mdz208

版面编辑:洪山  责任编辑:彭伟彬


免疫靶向治疗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