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肿瘤瞭望>资讯>快讯>正文

PARP抑制剂奥拉帕利显著降低BRCA突变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疾病进展风险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17/6/9 11:32:58  浏览量:20602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肿瘤瞭望:OlympiAD是第一个在卵巢癌临床应用以外,评估PARP抑制剂奥拉帕利的疗效和安全性并取得阳性结果的的Ⅲ期试验。奥拉帕利降低疾病进展风险达42%;总体安全性与以往研究一致。

6月4日,阿斯利康公布了Ⅲ期研究OlympiAD的阳性结果:与“医生选择“的标准化疗相比,接受Lynparza(Olaparib,奥拉帕利片剂, 300mg,一日两次)治疗的患者无进展生存期(PFS)明显延长(7.0个月 vs 4.2个月),且这种改善具有临床意义及统计学的显著性差异。除达到盲态独立审评中心评估的主要终点以外,该研究显示与接受化疗(卡培他滨, 长春瑞滨或艾日布林)的患者相比,接受奥拉帕利治疗的患者疾病进展风险降低42% (HR=0.58;P=0.0009)。
 
该研究结果已在2017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的全体大会上公布(Abstract LBA4)。此外,该研究被选入“Best of ASCO”, 强调其结果对患者和临床医生的重要性。
 
纽约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临床遗传学服务中心临床主任,OlympiAD主要研究者Mark E. Robson表示:“今天公布的OlympiAD研究数据显示,奥拉帕利可延缓晚期BRCA基因突变乳腺癌的进展。目前可替代的治疗方法非常有限,这种靶向非化疗口服药物的治疗方案提供了全新的治疗选择,患者可从中获益。”
 
阿斯利康全球药品研发部执行副总裁兼首席医学官Sean Bohen介绍:“ OlympiAD研究结果首次印证,对于HER2阴性、gBRCA基因突变转移性乳腺癌患者,靶向治疗效果优于目前标准疗法。作为首个证实PARP抑制剂可使除卵巢癌以外的癌症患者显著获益的阳性临床Ⅲ期研究,OlympiAD的研究结果对于奥拉帕利而言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此次试验招募的患者患有HER2阴性、胚系BRCA1或者BRCA2基因突变的乳腺癌,接受奥拉帕利作为转移癌一线、二线或三线治疗用药。在入组之前,患者需已接受过蒽环(除有禁忌)和紫杉类治疗;激素受体阳性患者至少接受过一种内分泌药物治疗,或不适合使用内分泌药物治疗。
 
次要终点显示奥拉帕利组与化疗组相比,至第二次疾病进展或死亡时间(PFS2)得到改善(HR=0.57; 95%CI: 0.40-0.83)。此外,客观缓解率ORR提高超过2倍,奥拉帕利组59.9%的患者对治疗显示反应,而化疗组仅有28.8%。
 
来自OlympiAD 的安全性数据显示,并未发现新的安全性信号,总体安全性同之前奥拉帕利研究中观察到的一致。奥拉帕利组同化疗组相比,3级或3级以上不良事件的发生率更低(36.6% vs 50.5%),中止治疗的患者比例更低(4.9% vs 7.7%)。
 
关于OlympiAD研究
 
OlympiAD是一项随机,开放,多中心Ⅲ期临床研究,用于评估奥拉帕利(300 mg片剂每日两次)对比“医生选择”的化疗方案(卡培他滨、长春瑞滨、艾日布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该试验在302名HER2阴性转移性乳腺癌并存在预示为有害的胚系BRCA1或BRCA2突变的患者中进行。这项全球临床研究在欧洲、亚洲、北美洲和南美洲的19个国家进行。
 
在入组的患者中,三阴性乳腺癌和激素受体阳性(ER+和/或PR+)的患者比例为1:1。验的主要终点是由盲态独立审评中心(BICR)评估的无进展生存期(PFS)。次要终点包括总生存期(OS)、至第二次进展或死亡时间(PFS2)、客观缓解率(ORR)和对健康相关生活质量的影响(HRQoL)。
 
关于胚系BRCA基因突变
 
BRCA1和BRCA2是人类产生蛋白用于修复受损DNA的基因,对维持细胞的基因稳定性起到了重要作用。当它们中任何一个基因发生突变或改变后,比如它的蛋白不再产生或是发生错误,受损DNA将有可能无法正确修复。因此,细胞将可能发生基因改变而导致癌症的发生。
 
与其他突变相比,BRCA1和BRCA2中特定的遗传突变会增加女性罹患乳腺癌和卵巢癌的风险。由BRCA1和BRCA2突变导致的乳腺癌约占遗传性乳腺癌中的20%-25%,占所有乳腺癌的5-10%。除此之外,BRCA1和BRCA2突变导致的卵巢癌约占卵巢癌整体的15%。总体来讲,与BRCA1和BRCA2突变相关的乳腺癌和卵巢癌与非遗传的相比,发病年龄更加年轻。

版面编辑:洪山  责任编辑:马翔


卵巢癌乳腺癌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