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肿瘤瞭望>资讯>正文

ASH名家访谈︱Michael Hallek教授: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治疗时机可能提前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18/12/6 11:51:44  浏览量:6933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ASH名家访谈︱Michael Hallek教授: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治疗时机可能提前

Michael Hallek 教授
 
德国科隆大学
 
《肿瘤瞭望》:您对东西方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在二代测序(NGS)方面的差异有何看法?
 
Hallek教授:目前,我们没有关于东西方CLL差异的遗传学线索。相比欧美地区,亚洲人群CLL的发病率似乎更低,研究人员也一直在寻找原因,但目前尚未有结果。
 
《肿瘤瞭望》:CLL的高危突变有哪些,哪些有助于疗效和预后判断?
  
Hallek教授:我们有许多可以帮助预测高危的遗传因素。其中,比较经典的如复杂核型、TP53、IGVH突变、NOTCH突变,以及预测Ritcher转化的那些指标。对于高危患者,我们将会提高治疗强度来进行治疗。
 
《肿瘤瞭望》:伊布替尼在CLL中表现出众,但一部分患者会出现不可耐受的副作用。最近,一些研究探索了在达到良好反应的患者中减少伊布替尼剂量的可行性和理论基础。对此你有何看法?
  
Hallek教授:我认为伊布替尼的耐受性良好,这也是我们应用它的原因之一。最近MD Anderson的一项小型回顾性研究是关于减低剂量的,我更希望在一些前瞻性试验中看到类似研究,以确保减低剂量不会降低伊布替尼的疗效。
 
《肿瘤瞭望》:根据最近的临床试验结果,我们即将进入CLL的无化疗时代。您认为预防耐药的策略有哪些?
 
Hallek教授:有两种抵御耐药的策略。一种是在一开始就用相对高强度的治疗方案达到最深度的缓解;另一种是通过遗传学监测来追踪疾病的演变,根据新发突变加入特定的靶向药物来治疗。我更偏向于第一种,即采用最有效的治疗手段,追求CLL的彻底治愈。
 
《肿瘤瞭望》:回顾历史,CLL似乎越来越类似慢性髓细胞白血病(CML)的治疗手段。那么您认为我们会提前CLL的治疗吗?
 
Hallek教授:明年发布的CLL12临床试验的结果将会回答这个问题。但我预计我们可能会提前CLL的治疗时机。目前对于无症状的患者,我们仍采取观察等待策略,这与CML是不同的。

版面编辑:洪山  责任编辑:唐蕊蕾


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分享到: 更多

相关幻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