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肿瘤瞭望>资讯>正文

闫敏教授:从证据到实践,吡咯替尼为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治疗带来哪些改变

作者:肿瘤瞭望   日期:2019/9/12 11:46:45  浏览量:832

肿瘤瞭望版权所有,谢绝任何形式转载,侵犯版权者必予法律追究。

PHENIX研究是一项随机III期研究,评估了吡咯替尼+卡培他滨治疗既往经曲妥珠单抗+紫杉类治疗的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的疗效及安全性。

编者按:PHENIX研究是一项随机III期研究,评估了吡咯替尼+卡培他滨治疗既往经曲妥珠单抗+紫杉类治疗的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的疗效及安全性。2019年ASCO报道的研究结果显示,吡咯替尼+卡培他滨组的中位PFS为11.1个月,ORR达到68.6%。我们邀请河南省肿瘤医院闫敏教授对PHENIX研究结果及其临床意义进行解读。


结合既往其他同类型抗HER2药物的研究,您怎么看待PHENIX研究结果?
 
闫敏教授:PHENIX研究入组的是既往使用过曲妥珠单抗和紫杉类药物的患者,近80%存在内脏转移,超过60%在复发转移阶段接受过曲妥珠单抗治疗。研究结果显示,IRC评估吡咯替尼联合卡培他滨中位PFS 11.1个月,ORR 68.6%,CBR 76.8%。该研究数据进一步确认了吡咯替尼Ⅱ期临床研究的结果,确认了吡咯替尼联合卡培他滨对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的疗效,这是抗HER2治疗历史上改变临床实践的又一里程碑。
 
江泽飞教授在2019年ASCO会议上报告了该研究数据,继UTD1、西达本胺之后,再次在国际舞台上展现了中国智造的崛起和中国专家的智慧。回顾曲妥珠单抗经治后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的研究数据:
 
EGF100151研究,拉帕替尼联合卡培他滨的中位TTP 8.4月;
 
GBG-26研究,曲妥珠单抗联合卡培他滨的中位TTP 8.2月;
 
EGF104900研究,曲妥珠单抗联合拉帕替尼的中位PFS 2.8月;
 
EMILIA研究,T-DM1中位PFS 9.6月。
 
各项研究入组患者不同,平行对照并不科学,但PHENIX研究中,吡咯替尼联合卡培他滨更长的中位PFS(11.1个月)仍然为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患者的临床治疗带来了更强的信心和新选择。
 
PHENIX研究入组了31例脑转移患者,从研究结果来看,不论患者基线是否有脑转移,吡咯替尼组都可带来更长PFS的获益。您负责入组人数最多的中心,能否谈谈对于脑转移患者的治疗体会?
 
闫敏教授:允许入组脑转移患者应该是PHENIX研究的亮点之一。该研究共入组了31例脑转移患者,吡咯替尼加卡培他滨组脑转移患者的中位PFS达到6.9个月,优于单药卡培他滨的4.2个月(P=0.011)。其中本中心入组了7例脑转移患者,6例在研究组,1例在对照组,7例患者中6例患者达到了临床获益(5例联合方案和1例单药吡咯替尼),提示了吡咯替尼对脑转移患者的疗效。

您的中心也开展了吡咯替尼脑转移的相关研究,可否透露一下研究近况以及疗效的评价?
 
闫敏教授:在PHENIX研究结果发布之前,正是基于吡咯替尼在以上7例脑转移患者中的疗效带来的启示,河南省肿瘤医院在2018年11月发起了一项吡咯替尼联合卡培他滨治疗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脑转移的单臂、前瞻性、开放性的临床研究,目前在全国多中心开展顺利。研究计划入组102例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新发脑转移和放疗后进展的脑转移患者,既往是否用过曲妥珠单抗不限,但排除卡培他滨进展和用过拉帕替尼的患者。由恒瑞公司支持吡咯替尼。该研究目前在全国多中心开展,入组顺利,也看到了不错的疗效,因研究正在进行中,详细数据暂不方便公布。从机制上看吡咯替尼属于小分子靶向抗HER2药物,分子量815.22(小于1000),能够穿透细胞膜直接作用胞内靶点,透过血脑屏障,从前期临床研究数据看,吡咯替尼优于拉帕替尼。因此,我们期待该研究为HER2阳性乳腺癌脑转移患者带来治疗新策略。欢迎有兴趣的中心加入研究团队,也欢迎符合条件的患者积极参与。

您参与管理了很多吡咯替尼III期研究入组的患者,能否分享一些吡咯替尼用药经验和体会?特别是腹泻的处理方面。
 
闫敏教授:PHENIX研究显示吡咯替尼联合卡培他滨的3级及以上腹泻发生率为30.8%,但PHENIX的研究组在本中心入组27例患者中,只有1例出现3级腹泻,多数患者仅为1-2级腹泻,我可以与同道分享一些经验。
 
吡咯替尼前期的研究数据已经提示其腹泻发生率较高,而大多数患者认为腹泻不是什么大事儿,腹泻刚出现时并不重视,一般在出现每天多次较严重腹泻时才会就诊和服药。了解到患者的这个心理,研究者或主管医生就需要在给予吡咯替尼治疗前,预防性地为患者备用咯哌丁胺(易蒙停)和思密达,并交待患者为了避免出现严重腹泻影响治疗,在第一次腹泻后即服用易蒙停4mg(首剂量2粒);如果腹泻得以控制,则不需要继续用药,如没有很好控制,则后续每腹泻一次,再服用2mg(1粒),每天最高不超过16mg(8粒)。若服用易蒙停达最高剂量仍不能完全控制时,加用思密达,按药物说明书使用。
 
根据吡咯替尼上市后的使用情况来看,按照这样的腹泻处理策略,我们中心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例患者出现无法控制的严重腹泻。总体来讲,吡咯替尼的不良反应是可控的,不影响正常治疗。
 
专家简介
 
闫敏教授
 
主任医师,医学博士
河南省肿瘤医院乳腺科,河南省乳腺病诊疗中心 副主任
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精准医学与肿瘤MDT专业委员会乳腺学组 副主任委员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乳腺癌专家委员会 委员
中国医药教育协会乳腺疾病专业委员会 委员
河南省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 常务委员
河南生命关怀协会乳腺专业委员会 副主任委员
河南省医院协会乳腺疾病管理与创新分会 副主任委员

版面编辑:洪江林  责任编辑:张彩琴


乳腺癌

分享到: 更多